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科学研究 > 学术交流 > 正文

王雨博士应邀到历史文化学院做讲座

【发布日期:2020-12-15 | 点击数:

2020年12月11日下午14时,讲座《“小屋”之外:地方视野下的社会主义播音风格》在文华楼东区1103教室如期进行。本次讲座由多伦多大学历史学博士、澳门大学历史系博士后王雨主讲,由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讲师安劭凡老师主持。

讲座的第一部分为“从苏联经验到中国实际”,着重介绍了上世纪50年代中国对苏联播音风格的借鉴和本土化改造。王雨老师首先从一张1930年代苏联中产阶级在家中收听广播的老照片引入,由此解释了讲座主题中“小屋”的具体内涵,即:播音员要想象自己正在和“坐在一间小屋的一架收音机旁或喇叭前的一个或几个具体的听众”聊天。随后,王老师介绍了苏联播音风格的特点及其形成原因,并举了播音员在播报社论、通讯、文艺等不同内容时,通过声调、情绪、节奏的变化来表达情感和立场的例子进一步说明了苏联“亲切、自然,随稿件内容不同而变换不同风格”这一突出特点。

之后,王老师的讲述重点由苏联转到国内。从1955年中国召开“全国播音业务学习会”开始至50年代末,苏联的播音经验开始大规模向中国传播。王老师指出,中苏二国广播设备数量、受众等现实条件存在差异,在苏联,听广播已经由早期的公共活动转变为私下的和个人的实践,而中国却仍处于公共收听的阶段,广播具有宣传生产、再生产的作用。苏联的这种“中产阶级式的收听方式”显然不适合应用于中国,不符合当时的中国国情。因此,当时广播事业发展的决策者们决定改造“一间小屋”。

如何改造这“一间小屋”?王老师认为通过参与革命性的生产实践是五十年代中后期中央与地方改进播音风格的最主要方式,具体为播音员要走出播音室,下到人民公社与社员同吃、同住、同劳动,参与大炼钢铁与农业生产等方式。这种对播音员的改造强调阶级、立场等政治因素,使得此阶段中国的播音出现高度政治化的风格。

讲座的第二部分为“小屋”之外的反思和地方视野的研究视角。王老师分析了尽管目前的叙述注意到了苏联播音理念的局限,并进行了寻找符合中国实际播音理念的实践,但其指向的依然是“小屋”更深层次的象征意义:播音专业化、技术化和科学化。因此,王老师关注到了在“小屋”之外进行思考,进而发掘之前注意不到的社会主义听觉文化的丰富遗产的可能性。

紧接着,王老师介绍了50年代一些地区的播音员调动地方知识,例如跟话剧团演员学习意大利美声唱法、跟曾经给慈禧太后唱戏的艺人学吐字发音等事例,引出了地方视野的可能性这一角度。同时,王老师分析了一则播音员的回忆录,提出在50年代中期中国大规模进行播音员“小屋”的改造之前,地方上已经有一些播音员通过参与生产实践的方式进行自我提升,这和之后中央大规模进行播音风格改造的思路不谋而合。然而,地方上并没有总结经验并上报,也因此没有被制度化并在当时大规模推行,这些来自地方的发明也同样为地方所困。针对这一点,王老师也对地方视野的研究方法进行了反思:地方视野是否可以呈现自在、自为、自成一体的形态,亦或者只能是零散、破碎、偶然和异质的集合?

王老师以简短的总结作为讲座的结束:如何让新中国发声,牵涉到对社会主义文化的再解释和再发掘;充分意识到这一时期社会主义声音中娑体现的地方性、大众性、异质性、不仅有助于我们重新理解新中国的听觉文化,还可以促使我们反思新时期以来形成的对社会主义听觉文化的主流叙述的反思。

随后,主持人安劭凡老师结合自身研究经验,针对讲座中提到的地方视野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安老师认为地方视野不只是以往研究方法中对国家视角的补充,和国家视角的关系也并非对立的、简单的、抽象的,而是以一种更为复杂的方式存在。研究历史应强调“以小见大”——即对宏观历史的叙述要立足于每一个碎片信息,这是地方视野的意义所在。

最后,王老师在详细解答了同学们有关资本主义播音风格及相关文化、从1949年到现在中国播音风格的发展、播音内容方面中国苏联的区别、做播音史方面研究的原因及史料使用与解释等问题后,讲座圆满结束。

撰稿:顾盼

审订:王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