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科学研究 > 学术交流 > 正文

贾益研究员应邀为历史文化学院做讲座

【发布日期:2020-12-14 | 点击数:

2020年12月12日,在北京迎来第二场雪时,历史文化学院1327教室也在雪花飘飞又无比静谧的时刻迎来了一场“听觉盛宴”。学院特别邀请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贾益研究员,开讲史学名家系列讲座第84回《1949年前的“民族形成”问题讨论》,会议由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彭武麟教授主持。

贾益研究员以“讲座的目的”为开篇,介绍了《1949年前的“民族形成”问题讨论》创作的背景和所要解决的问题,梳理了文章涉及的一些问题域,结合其最近在关于近代的民族史研究、中国民族史写作与中华民族意识的论述等问题上的想法,与学生们展开了深入交流。讲座内容围绕主要观点、总结和思考三个大部分展开,具体如下。

20世纪初民族观念传入中国以来,到20年代,逐渐生发出一套关于中国民族形成,尤其是“汉族”形成的历史叙述和理论话语,其中包括民族在一定文化基础上形成,民族的“蜕化”观,以及“天然力”造成民族等观念。在这一背景下,20年代末斯大林关于民族定义和民族形成的理论传入中国后,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和影响,其中民族形成、发展与社会发展阶段相适应的观点,为不少的中国知识分子所接受; 但另一方面,他们也必须根据各自的需要将其与对中国历史的解说相结合。讲座第一部分围绕文章创作的最初动因,20世纪初期以汉民族研究为中心的“民族起源”与“民族形成”,“常识”从何而来,斯大林理论的传入与“新生命派”的糅合,以及20世纪三四十年代马列主义中国化中的民族形成问题等内容展开。贾老师在阅读著名社会学家、民族学家牙含章先生回忆录时,被文中提到“回回是不是一个民族的问题”所吸引,经过不断的挖掘、整理、归纳大量的相关文献资料后, 确定该论文选题。文章围绕20世纪初中国思想文化发展背景下形成的“民族”话语,1949年之前的中国马克思主义者的民族理论论述和历史书写等问题,细致地梳理了“民族的形成”历史过程。讲座中先后阐述了李达、郭真、萨孟武、陶希圣、李维汉、杨松、吕振羽等人的相关观点,剖析马列主义中国化中的民族形成问题有“氏族-种族-民族三段论”和“多民族国家”两种进路。《1949 年前的“民族形成”问题讨论》为相关问题的深入探讨提供了极大的参照价值。

第二部分中贾老师说因所发表的文章中未谈及总结,所以这是一份“迟到的总结”。讲座围绕第一部分提出的问题,系统的回答了“常识”从何而来,民族理论构建的困难之处,古代民族与现代民族是基本的解决方案等问题,可谓详实具体,逻辑清晰,论证有力。

第三部分主题词是近代民族观念与传统、民族的过去与现在、对民族史的撰写启示。贾老师呼吁:“最初说出民族这个词的时候,它和传统的一些名词是有着相似性和延续性的,名词的延续,也是其所代表的事物的延续。之所以成为‘常识’,很快被很多人接受,正是因为它与传统所熟悉的名词和事物的这种相似性。所以,我们要思考:当民族一词出现时,其所指称的内涵到底是什么?”又说:“古代民族与现代民族的不同,其实自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传入中国之后,在民族研究者那里,就开始有了明确的区分,但由于中国历史的延续性,以及民族观念传入中国后经历的一系列演变,导致在民族史撰写时,有意无意会出现一些混淆,同学们要注意这个问题,务必把握好这一点,才能做好研究。”

费孝通先生的“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理论中指出中华民族经过几千年的历史进程所形成的“自在”到近代与西方列强对抗的“自觉”,是各具个性的多元统一体。多元一体格局是中华民族历史经验的总结,是对现实社会的高度把握,它不仅极具启发性,更是对21世纪的中国具有相当重要的现实价值。贾老师结语再次强调:“近现代民族史最重要的内容,无疑是中华民族意识觉醒,中华民族共同体不断凝聚的历史。同时,也不应忽略近代条件下各民族与中华民族意识觉醒的关系。”最后,参加讲座的学生们各抒己见,积极发言。大家在本次讲座中受益匪浅,对民族形成问题有了进一步的系统认知,对如何确定论文选题和梳理资料有了新习得、新体会。


供稿人:王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