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科学研究 > 学术交流 > 正文

施新荣教授应邀到历史文化学院做讲座

【发布日期:2020-12-14 | 点击数:

2020年12月13日早9点,新疆师范大学历史与社会学院的施新荣教授,应邀到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做了题为《从西域都护到西域长史》的学术讲座。讲座由历史文化学院院长彭勇教授主持,历史文化学院的数十名研究生、历史学强基班和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史实验班的部分本科生同学参加学习。

讲座伊始,施新荣教授介绍了研究这一问题的缘起。施教授讲到,马雍先生在《东汉<曹全碑>》一文中提到西域都护与西域长史的地位问题,认为西域都护与太守地位相等,永初元年以后的西域长史则听命于敦煌太守。施教授在广泛阅读文献的基础上对这一问题产生了质疑。

随后,施教授通过对传世文献的爬梳考证了西域长史的由来。永平十七年十一月,东汉在击败北匈奴后设置了西域都护、戍己校尉。永平十八年,焉耆、龟兹攻杀西域都护陈睦。建初元年,汉章帝即位,不再派遣西域都护,并下诏征回班超。在西域诸国的极力挽求下,班超滞留西域南道不归。汉和帝永元三年,北匈奴大败逃遁,龟兹等国投降班超,东汉王朝任命班超为西域都护,以徐干为长史。因此,班超似应由西域长史迁为西域都护,西域长史似乎应为西域都护的副职。

紧接着,施教授详尽的考证了班超入西域后的职官演变。永平十六年,班超任假司马一职,为窦固的僚佐,鄯善之役后,班超因功升为军司马,仍为窦固的属下。建初八年,任命班超为将兵长史,元和三年,改为西域长史。东汉时的将兵长史是由中央任命的临时性处理边事的戎职,是将的僚属,并有升迁为郡太守的例证,西域长史似由将兵长史演变而来。

然后,施教授继续讲解了永初元年之后西域都护与西域长史的演变。永元元年,西域政局动荡,东汉王朝撤回都护,北匈奴势力重新进入西域,这直接影响了河西政权。因此,延光二年,东汉设置西域长史,将五百人屯柳中。至此,西域长史成为东汉经营西域的机构,此时的西域长史是由朝廷直接任命的。由于西域长史仅有五百人,因此,之后的军事行动多与敦煌太守联手行动。

在讲座的最后,施教授对讲座开始时提出的问题做了回应。他认为,永初元年之后任命的西域长史与郡太守平级,但由于西域长史独立承担军事任务的能力有限,因而命敦煌太守协助西域长史在西域的军事活动,从而给后人一种西域长史是敦煌太守僚佐的错觉。东汉末年,州牧成为地方最高行政机构。曹魏以后,在西域设置的戍己校尉和西域长史受凉州刺史节制,西晋时也应如此。十六国时期的河西政权,继承了凉州刺史的权力基础,长期控制着西域东部地区。

在交流互动环节,同学们就东汉王朝为何不如西汉重视对西域的经营以及吐鲁番研究的范式和角度等问题踊跃提问。施老师在肯定同学们观点的同时,深入地解答了同学们的问题。彭勇老师结合自己的研究经历,对讲座进行了简要的总结。第一,彭老师认为施老师在对“西域长史”进行基本史实考定时,逻辑思维非常清楚,为我们进行此类的学术研究提供了重要借鉴。第二,彭老师认为学术研究要带着明确的问题意识,而问题意识来源于扎实的史学功底,他希望年轻学子先以传统文献为主打好基础,在此基础上再尽可能的接触、使用新材料。

最后,彭勇老师和在场的同学们向与会的施新荣老师表达了诚挚的感谢。

施新荣教授,历史学博士,新疆师范大学历史与社会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西域史、吐鲁番学研究,著有《吐鲁番学与西域史论稿》等。教育部高等学校历史学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华书局点校本“二十四史”及《清史稿》修订工程修纂委员,《新疆文库》编辑出版特聘专家,吐鲁番学研究院吐鲁番学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理事、中国民族史学会理事,《西域研究》《西域文史》《吐鲁番学研究》《丝路文明》等编委。


(图文:安依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