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科学研究 > 学术交流 > 正文

中国社会科学院侯中军研究员应邀到历史文化学院做讲座

【发布日期:2020-12-13 | 点击数:

2020年12月11日下午15时45分,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侯中军研究员,应邀在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文华楼东1106教室做了题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中国外交》的学术讲座。历史文化学院副院长陈鹏副教授主持本次讲座。北京大学历史系韩策老师、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周海建老师参与与谈。本硕博各年级的同学积极参加了此次讲座。

讲座开始,侯老师指出,提及北洋史,第一反应可能是国内政治权力的快速更迭以及事件与人物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梳理起来较为困难,但这一时期的中国外交却有着清晰明确的线索。1919年爆发的五四运动是中国近代史上的分水岭,具有重大意义,而五四运动爆发的背景是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其战场主要是在欧洲,中国虽处于远东但仍在1917年3月14日对德绝交,继而对德宣战,成为战胜国之一。整体而言,中国在此期间经历了从中立到参战的历史过程,每一步外交选择的背后都是北京政府经过复杂的国内博弈之后的结果。

基于以上,侯老师将讲座分为三个部分——从中立到参战:中国与一战的关系、中国与巴黎和会、五四运动,在解读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中国外交的基础上,与国内政治生态相勾连,勾勒出一幅完整的外交图景。

第一部分,从中立到参战:中国与一战的关系。侯老师以时间为线索,详细地分析了造成这一转变的动因。第一次世界大战,西方人在当时称为大战(Greatwar),中国人称欧战,1914年6月28日,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被刺身亡,7月28日奥匈帝国对塞尔维亚宣战,之后协约国与同盟国卷入战端,大战爆发。在战争爆发的前两日,中国外交部曾两次发电,要求驻欧洲各公使探听各国中立情形。由于德国在中国的势力范围集中在山东青岛,因此英、法等国要求中国中立,避免德国从山东调集物资投入战争。8月6日,中国宣布中立。但此时日本的势力迅速膨胀,希望在远东地区获得更多的话语权,8月23日,日本对德宣战,强行从龙口登陆,向青岛推进。此时,中国面临国际法上的难题,即如何在总体中立的情形下,划出供交战双方行军需要之区域,进而维持局外中立。在无法无力维持中国中立地位的情形下,北京政府在伍朝枢、金邦平、顾维钧三位国际法专家建议下只得仿照日俄战争的先例,在山东划出供日英联军使用的行军通道,并在9月3日划定了战区。

此后,日本对中国提出“二十一条”(正式的文件名是《民四条约》),企图乘欧美列强无暇东顾之机独霸中国。在向英、法、美等国通告“二十一条”时,日本故意隐瞒了其中的第五号。作为应对,北京政府采取外交策略,拖延时间,争取其他国家干预。之后,英国表示:如果日本的要求损害英国在华利益,必须先与英国协商;日本的要求不得违背英日同盟的宗旨。美国也坚持中国门户开放,不承认中日间任何条约变动。英美等国的这些态度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日本侵略中国的野心。

中日“二十一条”交涉失败后,洪宪帝制发生。但侯老师指出,日本是否藉“二十一条”交涉而向袁世凯许诺支持其开展帝制运动,是值得探究的命题。虽然从“二十一条”交涉过程中可以觅得蛛丝马迹,但认为二者之间存在关联的论述,亦表示缺乏直接的证据。而且,袁世凯在权力无限接近皇帝的情况下,出于何种心理进行洪宪帝制,其参与程度如何,尚不得而知。因此这一问题还需谨慎对待。

此后,1917年1月13日,德国宣布以潜水艇封锁相关海上航线,美国于2月3日对德绝交,并号召同为中立国的中国效仿美国。中国在“二十一条”交涉后也一直在寻觅时机加入战争,以达到加入战后和会的目的。适逢一艘运载华工的船只被德国潜水艇击沉,段祺瑞力排众议,主张紧跟美国步伐,3月14日,中国正式对德绝交。8月14日,外交部正式照会各国驻华公使,宣布参战。至此,中国完成了从中立到参战的转变。

第二部分,巴黎和会。侯老师指出,和会前中国北京政府所做的准备工作和努力远超一般人的想象。中国出于收回胶济铁路和租借地及不能单独对日的原因,积极筹备参加战后和会。中国的主要目的可以分为两层,第一层级,也是中国的现实目的,即收回被日本侵占的原德占胶州湾和胶济铁路;第二层次则为远大目标,意在废除列强在华特权,废除不平等条约。为了达到参会的目的,外交部分别分析了交战双方及中立国的态度,在中国屡求参战而不可得的状况下,为设想以中立国身份出席和会作了大量外交调研。外交部在中国参战前所做的这些调研,为中国做出正确的选择提供了重要参考。此外,中国采取以工代兵策略,派遣14万华工出国,为能加入战后和会增加权重。一战中的华工在国外开拓眼界、亲历战场,后来亦成为五四运动的参与者和推动者。在此侯老师特别强调,华工是中国在一战中最为引起世界瞩目的存在,通过东西两条线路进行全球范围活动,前往苏俄的20万华工大部分直接加入苏俄红军,成为中国共产党早期与苏俄联系密切的重要原因。

在巴黎和会上,中国要求直接收回青岛及胶济铁路的要求被拒绝,消息由会场外的梁启超等人辗转传回国内,经过多方力量的推动,引发了五四运动。

第三部分,五四运动。五四运动是中国与一战的一个关节点,直接影响了中国对战争的处理。要正确理解五四,首先要全面了解中国与一战。从原因来看,五四运动爆发的导火索是中国在巴黎和会上的外交失败,日本拒绝了中国直接收回青岛及胶济铁路的请求。侯老师认为,此前“二十一条”的交涉为五四运动的爆发做了充分的舆论酝酿。“二十一条”被披露后,在世界范围内引发了反对日本独占中国的抗议,是五四运动的预演。巴黎和会后,中国的民族情绪不断积累,到达了一个顶点,声势浩大的五四运动就此爆发。

作为中国现代史上一次伟大的历史事件,五四运动可以说是现代中国的新起点。第一,其对中国现代史最大的实际影响就是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提供了必要的阶级基础、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准备和一定数量的骨干。第二,它推动了新文化运动的迅猛发展。五四运动是新文化运动所提倡的新思想、新观念在广大青年中酝酿、发酵的结果;五四运动的爆发,又反过来猛力推动了新文化运动向前发展。第三,中国拒签合约,其直接影响在于,由于中国拒不承认日本对山东权益的继承,日本对这些权益的占有始终属于非法,中国仍保有重新讨论和收回的权利,这就为后来在华盛顿会议上再次提出并解决这一问题奠定了基础。其更深远的影响是,改变了中国自近代以来“始争终让”的外交规律。巴黎和会的拒约是中国人在签订条约问题上第一次响亮地对列强说“不”,它对以后的中国外交产生了积极影响。之后,侯老师以“没有一战,何来五四”点明了五四运动与一战之间的深刻逻辑关联。

最后,侯老师用狄更斯《双城记》中的经典话语作结,“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将其置于中国与一战的语境中来思考,在结合诡谲多变的历史内容的同时又给人留下了无限想象的空间。

在侯老师的精彩讲座后,韩策老师结合讲座内容指出,晚清以来的中国外交从事者遇到内外双重挑战,现今从事外交史研究除了建立在多国档案互证的基础上,更需要把握纸张之外的现实情况,研究难度较大。他认为,侯老师的研究不仅仅针对于一个时段,研究时间范围从晚清到抗战,形成较为系统性的外交线索,足以见得功力之深厚。同时,韩老师也就洪宪帝制、中国对一战的影响、档案如何融入历史书写,使历史书写兼具社会科学性和人文情怀等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问题,侯老师随后一一作答。之后,周海建老师借用哈佛大学王德威教授的话术提出“没有五四,何来一战”与侯老师的讲座内容进行呼应,指出正是因为五四运动造成的思想解放促使中国民众开始逐渐对第一次世界大战有了较为清晰的认识。此后,同学们对相关问题积极提问,侯老师根据自己的研究经历一一进行了精彩解答。

讲座结束后,陈鹏副院长、周海建老师和参加讲座的同学们向为我们带来学术盛宴的侯中军老师和韩策老师致以了诚挚的谢意。


供稿:王星懿

审核:周海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