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科学研究 > 学术交流 > 正文

河北工业大学康民军老师为历史文化学院做线上学术讲座

【发布日期:2020-06-23 | 点击数:

2020年6月18日晚19至21时,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史学名家系列讲座”第66期通过线上平台“腾讯会议”顺利举行。本次讲座由河北工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康民军副教授主讲,由我院章毅君副教授主持,主题为“关于中印边界历史问题研究的几点经验和教训”。参加此次会议的除本院师生外,还有来自其他高校的学者与师生,约230人与会。

在讲座中,康民军老师根据图示描述了中印边界问题的由来,指出中、东、西三段边界从未正式划定,中印边界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他特别提出:“研究中印边界问题,需要具备必要的地理知识和意识”。在中印边界问题上,如果抛开历史谈地理,分水岭原则并不能论证印度主张的中印边界问题,因为中印边界并没有可作为两国之间唯一界限的分水岭。而印度政府仍坚持认为“麦克马洪线”是沿分水岭走的。为了自圆其说,印度政府重新定义了分水岭的概念,认为分水岭是指“分隔流入两国河流的主要流量的山脊”,“任何地区的主要分水岭都是指划分两大水系大部分流量的山脉”;这样,尽管“河流经常会切穿分水岭”,但“这些山脉丝毫不会因此而不成其为分隔两侧大部分水流的分水岭”。然而这一新定义在现实中毫无意义。印度政府一再强调统一的分水岭原则,不但是为了掩盖当年英国对分水岭的“任意决定”,而且也是为了掩盖其对中国领土的“任意要求”,这也体现在其对中印边界西段的态度上。在中印边界西段,印度政府把边界画到南亚印度河和中国塔里木河分水岭(喀喇昆仑山)北面的昆仑山上,把大部分属于喀拉喀什河(塔里木河支流)流域的阿克赛钦也说成是印度领土。如果按照印度政府的这一逻辑,中印之间根本无法确定一条固定的边界,因为印度政府可以通过不断地发现“划分两大水系大部分流量”的“分水岭”而“发现”新的中印边界。

康老师指出,历史的经验值得我们注意,但中印两国之间并没有结构性矛盾,中印作为世界上拥有庞大人口的发展中国家,目前的主要任务是发展自身的经济实力,双方都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因而不应夸大印度与中国的相互威胁。

在讲座过程中,康老师根据自己的研究过程和发表的文章,和同学们分享了自己研究中印边界问题的一些心得:第一,“论文的题目要小,但小题目是从大题目来的”。从中印边境冲突的原因,到麦克马洪线问题的来龙去脉,再到印度政府对麦克马洪线的观点,将题目一步步细化、研究也逐渐深入。第二,“大题目文章更受关注,小题目的文章更小众”。从下载量、引用量可以看出大题目或是通俗科普类的文章更受大众关注,而小题目的文章可能因为专业性较强等原因而得到的关注较少。康老师还向同学们推荐了一些研究中印边界问题的必读书目及原始资料。

康民军老师的精彩讲述结束后,章毅君老师代表我院师生向康老师表示了衷心感谢,并指出康老师此次讲座涉及历史、地理、政治等多个领域,还将自己在研究中印边界问题过程中总结的经验教训倾囊相授,使同学们受益匪浅。在答疑环节,同学们积极发言,针对“印度的分水岭观是一直存在的还是专门因边界问题而产生的?”这一问题,康老师指出印度的分水岭观其实是印度政府为了论证其分界线的合理性而对“分水岭”进行了重新定义,实际上是一种狡辩。康老师认为,中印边界在历史上并未正式划定,但中印边界的最终解决方案绝不会是通过武装方式来解决,也不会是其中一方的单方面让步,而是两国互谅互让的结果。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