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科学研究 > 学术交流 > 正文

厦门大学陈忠纯教授为历史文化学院做线上学术讲座

【发布日期:2020-06-15 | 点击数:

2020年6月13日晚,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史学名家系列讲座”第65场通过线上平台“腾讯会议”顺利举行。本次讲座题目为“乙未反割台运动中的官员与舆论——以张之洞及《申报》《新闻报》为中心”,由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历史研究所所长陈忠纯教授主讲,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张晨怡教授主持。参加本次会议的有校内外师生两百余人,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院长彭勇教授为讲座作开场致辞。

本次讲座从乙未反割台运动的两则史事谈起,讨论了反割台运动的两个问题:张之洞与乙未反割台运动的兴起,《申报》《新闻报》与大陆反割台舆论。其中以张之洞为讲述重点。

陈忠纯教授指出,甲午战争和马关条约历来为人们熟知,今天我们对于甲午时期的关注点大多放在黄海海战、北洋水师和时人的思想剧变,但是当我们回到当时的时代,时人对于甲午战争的讨论中,割台是极具震撼力的事件,长期都是压在中国人心头的沉重话题。以“国耻”一词为例,今天人们常常将国耻与“二十一条”联系起来,而在之前,割台被视为重大国耻。割台所引发的历史和现实问题至今仍在发酵,如今台湾流行的“转型正义”就是要清除国民党和大陆的因素,其背后是省籍矛盾,根源则来自于历史上台湾的割让。作为大陆的学生,我们有必要了解当时的反割台运动,从而对台湾的现实做出回应。

一、乙未反割台运动的两则史事

史事之一:张之洞的保台活动。甲午战败,清政府被迫割让台湾,割台前后,台湾官民义不受辱,掀起了波澜壮阔的反割台运动。张之洞时任两江总督兼南洋大臣,多方设法,积极争取“援外保台”。张之洞及亲信的反割台活动,引导并推动了台民反割台运动的兴起和发展。张之洞作为一位“学者型官员”,在晚清政局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以往关于反割台运动的研究出现了两种倾向:或完全忽视张之洞在反割台运动中的作用,或过分拔高他的地位。事实上,张之洞确实反对割台,但有其尺度和空间限度,蕴含了张氏的为官之道。

史事之二:《申报》《新闻报》同情支持台民抗战。《申报》《新闻报》站在台民和中华民族的立场上,着意于颂扬台民的“忠君保台”精神,声援台民的抗日斗争,反驳《万国公报》对台民的污蔑和指责。

二、张之洞与乙未反割台运动的兴起

台湾绅民缘何会发起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割台运动?“台湾民主国”的创意究竟从何而来?透过张之洞与乙未反割台运动的关系,可以有一个基本的了解。

1、“援外保台”外交尝试及思路演变

张之洞担任两江总督,了解台湾的战略地位,早在中日和议之初,就上奏清廷表示不能割台,并提出了援外保台的主张。台湾战略地位重要,日、法、英、美等各国势力均曾试图进入、占领台湾,因此清政府不得不加强海防建设,甚至把台湾建成一个以海防为主要任务的省份。这种背景下,清政府认为与其把台湾拱手让给日本,不如以租借的名义,借助其他列强的力量来保台。此前的三国干涉还辽事件中,俄、德、法三国出于自身利益成功迫使日本将辽东还给中国,清政府因此希望用同样的手段来解决割台问题,并为之做出了切实的努力。陈忠纯教授特别指出,清政府在保台问题上所付出的努力,并不比保辽少。

参与援外保台活动的主要官员是李鸿章和张之洞,在历史叙述中,前者作为割台的“罪魁祸首”受到抨击,后者却被描绘成孜孜致力于保台的形象,实际上,两人都为保台做出了努力,只是没有达成合作。据史料显示,张之洞派遣其心腹姚文栋赴台两度拜访英国驻台湾代领事金璋,探问英方出面保台的意愿。4月17日,姚文栋私访金璋,告知奉张之洞之命,强调日本据台将严重损害其他国家的利益,对英国及其殖民地香港尤其不利,故而希望与英国达成阻止日本割占台湾的协议。次日上午,姚文栋再度拜访金璋,提出建立中英联盟,让英国舰队能出面保卫台湾,并留下一份备忘录,希望他们的会面不让总理衙门知晓。这体现了张之洞愿意从事保台活动,却不愿大张旗鼓为人知晓的谨慎心理。

援外保台作为一种外交设计,目的是诱使列强出面干涉保台。张之洞亲信王之春访问法外交部后,向张之洞发电报,建议可借鉴普法战争之例,以割地需经当地人民同意的国际法为由,拒绝割台。在接到这封电报的同时,张之洞还接到一封来自唐景崧的电报,内容与王电相似,注意到被割让土地人民的自决问题。通过考察两封电报的发电时间,陈教授认为援引国际法的思路最早应当来源于王之春,唐景崧的观点并非来自台湾内部,而是受到了王之春的启示,同时可能还参考了当时颇为流行的《万国公法》等其它材料。唐景崧进一步细化了王之春的观点,以百姓名义保台的思路逐渐清晰,且用在了后来“台湾民主国”的问题上。

4月17日,《马关条约》正式签订,台湾被割让给日本。获悉此信的台湾绅民悲愤交加,唐景崧电询清廷消息确否,清廷却仅以“总署”名义回电,用词生硬,“并无一语抚恤”,激起台民的愤慨,直接引发一场大规模的抗议请愿运动。清廷在割台问题上的舆论控制出现了很大失误。

2、张之洞与“台湾民主国”关系辨析

张之洞及其亲信提出的被割让土地人民自决原则,是台湾民众寻求“自主保台”,乃至成立“台湾民主国”的重要思想动因。如何以台民不满为由阻止割台,同时又不能让台民的反割台运动过于极端,是个难题。据唐景崧向清廷的奏报,20日台湾绅民在巡抚衙门“偶遇”英国代领事金璋,请其出面保台。然而据金璋的报告,这场会面其实是唐景崧特意安排的。这种安排一方面是出于对台湾绅民活动的控制,防止其活动过于激进,另一方面也是清廷有意利用台湾绅民保台。

4月29日,唐景崧连电张之洞,第一次提出以“台民自主”为名,请列强出面保护,同时希望张之洞能援助军火和饷银。张之洞对唐景崧所提到“自主保台”一事未置可否,但言辞间并未表赞同,更谈不上鼓励,在回电中示意唐转换“民主国”的话语,以免刺激清廷。唐随后请张之洞代奏,向清廷阐明苦衷。陈教授特别指出,虽然张之洞与唐景崧围绕“民主国”的表述多有谋划,但他们在给清廷的上奏中仍然用了“民主国”的说法,这一点值得我们思考。

针对以往学界认为张之洞冒险抗旨援助台湾的说法,陈教授对比了《清宫档案》“此系重笨之物,如何慎密运往,著张之洞设法妥办”与《清实录》“此系重笨之物,焉可秘密运往,著张之洞斟酌停止”两条史料,认为前者与《德宗实录》所载一致,较为可靠,而后者受到日本的干预和删改,缺乏真实性。因此,断定在张之洞主动请旨禁援前,清廷并未下发禁令,也就不存在张不顾禁令、私自援台的情况。陈教授总结道,张之洞确实在反割台运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张并不会以自己的身家作赌注。

“台湾民主国”是张之洞与台湾绅民共同促进的,只是形势激化以后,张之洞出于自己前途的考量就放弃了,而台湾自主保台的发展势头已经不可挽回。台湾绅民在失去内地援助后仍然坚持斗争,却最终沦入日本统治,这并非是大陆对台湾“漠不关心”导致的,而是时代限制下的被迫选择。陈教授强调,割台对于整个中华民族来说都是沉重的,我们应当理性看待这一问题。

3、张之洞在反割台斗争中的表现与评价

张之洞等人对保台的反应受制于清廷的态度,张之洞与李鸿章虽然对割台问题看法不同,但并没有爱国与卖国的本质区别。只是张之洞主要是以南洋大臣身份来处理反割台问题的,更为关注台湾的命运。

三、《申报》《新闻报》与大陆反割台舆论

割台消息传出后,台民激愤哀号,绅民抗争引起了全国的普遍关注。《申报》《新闻报》等报刊顺应形势,刊载许多反割台言论,反映了中华民族的反抗精神。反割台运动期间的《申报》等报刊热情洋溢的言论,或许还可以看成近代报刊舆论发展的一个分水岭。此后,报纸在开启民智、宣传变法维新诸方面的优越性终为维新志士所重视。

最后,在提问和交流环节,师生围绕诸多问题展开了交流,讲座在愉快的氛围中圆满结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