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科学研究 > 学术交流 > 正文

中国社会科学院乌兰巴根老师为历史文化学院做线上学术讲座

【发布日期:2020-05-26 | 点击数:

北京时间2020年5月25日晚19至21时,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史学名家系列讲座”第60期通过线上平台“腾讯会议”顺利举行。本次讲座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乌兰巴根副研究员主讲,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哈斯巴根教授主持,主题为“库伦办事大臣档案及其整理利用情况”。参加此次讲座的有本院师生,还有来自其他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师生与学者,共计一百六十余人。

本次讲座内容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围绕“库伦办事大臣的设立及其职权等问题”展开。乌兰巴根老师首先从库伦办事大臣设立的渊源谈起,接着分析了乾隆年间派驻钦差大臣的原因,他认为库伦办事大臣的设立跟乾隆中期对北部、西北部边疆管理体系统筹调整有关,也与乾隆皇帝改变原有的以蒙古王公统驭蒙古军政的政策有关,此外还与乾隆推行蒙古政教分离的政策有关。库伦办事大臣的设立是清廷推广派驻大臣的体制,逐渐从蒙古王公手里收归事权的重要步骤。

接着,乌兰巴根老师介绍了库伦办事大臣的职权,办事大臣直接管理监督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商上事务、边防事务、边境司法事务,间接管理恰克图贸易和喀尔喀地区的商民,后期还曾管理辖区内的矿物。库伦办事大臣有满蒙两位大臣,满洲大臣在实际上多是蒙古八旗的蒙古人,蒙古大臣由蒙古王公出任。满蒙两位大臣当中,早期蒙古大臣主导权力,道光后由满洲大臣主导权力。此外,乌兰巴根老师还介绍了满蒙两位库伦办事大臣的职衔及盘费银等相关问题。

第二部分,乌兰巴根老师介绍了“库伦办事大臣相关档案及其现存状况”。他首先从库伦办事大臣行政使用的文字谈起:库伦办事大臣具奏、咨行其它衙门、辖下司员的文书文字使用满文;库伦办事大臣咨札辖下蒙古盟旗、邻近蒙古盟旗、察哈尔八旗、各地牧厂、西藏僧俗上层的文书、辖下驿站的文书,及发给蒙古个人的文书采用蒙文;咨行俄罗斯边管当局,有时只用蒙文文书,有时为满蒙合璧文书;接受汉文诉状、晚清时向北京各衙门行文采用汉文;慈禧太后掌权后,库伦大臣采满汉合璧两种文字具奏;同时,库伦办事大臣衙门接收来自各地的满、蒙、汉文文书之外,还有俄罗斯边管当局发来俄蒙合璧文书。

随后,乌兰巴根老师介绍了库伦办事大臣相关档案有若干档案种类,包括奏折原件、奏折档册、奏折录副、行文原件、行文档册、来文原件、来文档册等。该部分的最后,乌兰巴根老师说明了库伦办事大臣相关档案的遗存分布:中国方面,第一历史档案馆藏有奏折原件和奏折录副、黑龙江档案馆及西藏档案馆藏有来自库伦的文书;蒙古国方面,蒙古国家档案馆,不仅有北京有的奏折之外,还有地方上的档案,种类繁多;俄罗斯的伊尔库茨克档案馆也藏有来自库伦的文书。他指出在库伦办事大臣档案的相关遗存中,以蒙古国国家档案馆所收档案数量最大,蒙古国家档案馆的《满洲统治时期》卷宗的主体部分就是库伦办事大臣衙门档案。

第三部分,介绍“库伦办事大臣档案的历代整理、利用和编刊情况”。这部分乌兰巴根老师分别介绍了蒙古国学者、苏联学者、中国学者以及其它国家学者对库伦办事大臣档案的整理成果。

讲座内容最后一部分是“库伦办事大臣档案的史料价值”。乌兰巴根老师首先对史学研究进行了形象的比喻,他认为:研究没有任何史料留存的历史,好比从没有窗口的房子往外看,什么也看不到;研究有历史文献的历史,好比通过薄纱窗帘往外看,依稀看到外面的情况;研究有丰富档案留存的历史,好比从玻璃窗口往外看,清楚地看到外面的情况。同时,乌老师指出档案不等同于历史,但它比其他大多数史料更接近历史,因而具有更高的可靠性。利用档案进行研究是能够接近历史真相的一个比较有效的途径。

库伦办事大臣的档案,都是对历史事件的第一手叙述,比后世官修、私修史书更具可靠性。库伦办事大臣的档案能够展现清代喀尔喀地区的历史情况,无论是从事政治史,还是社会史,乃至宗教史方面的研究,库伦办事大臣档案都能为其提供详细的史料。接着,乌兰巴根老师从“库伦办事大臣档案反映库伦大臣调适援用蒙古律例条款办案”“库伦办事大臣档案纠正官修史籍的错误”“库伦办事大臣档案澄清藏文史籍的疑误”三个具体问题出发,进一步地表明了库伦办事大臣档案十分特殊又极为重要的史料价值。

讲座最后,乌兰巴根老师对库伦办事大臣档案研究进行了总结。他指出,库伦办事大臣档案存量比较大、比较完整,清代其它将军、大臣的档案没有一个是如此完整地保存下来;库伦办事大臣档案,尤其是蒙古国收藏的档案,提供了多语种的史料和多种研究视角;库伦办事大臣的档案虽然受到学界的重视,但发掘利用的相对有限,发掘档案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需要广泛的公关活动和国际合作。

乌兰巴根老师讲座结束后,在交流互动环节时,同学们就“蒙古国家档案馆的奏折档册”“库伦办事大臣与清代其它将军及大臣间的交涉”“桑斋多尔济倒台的原因”等问题踊跃提问,乌兰巴根老师一一予以详细的解答。随后,哈斯巴根老师对本次讲座给予高度评价,认为历史研究特别是清史研究,必须承认档案在史料上的第一性。在充分了解档案的基础上再结合其他文献去把握史料,是进行史学研究的基础。会议最后,与会师生通过鼓掌表情、聊天文字等方式对乌兰巴根老师和哈斯巴根老师表达了感谢,本次会议顺利结束。

供稿:宁静雪

供图:夏梵淳

审阅:哈斯巴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