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科学研究 > 学术交流 > 正文

北京大学雷兴山教授做客历史文化学院之“史评天下”讲座

【发布日期:2019-12-13 | 点击数:

2019年12月9日19点,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史评天下”系列讲座之考古周原在中央民族大学知行堂举行。本次讲座由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雷兴山教授担任主讲人,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院长彭勇教授担任主持人。其他参会老师有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魏延梅老师、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马赛老师、袁剑老师和佟姗老师等来自在北京各高校、各学院的教师、学者。

讲座伊始,雷兴山教授以周原的地理位置开篇,讲述了周原广义和狭义的地理位置。“周原”广义的地理位置是指“关中以西”,狭义的地理位置是指“岐山与扶风之间的、‘古公亶父迁岐’之间的周原遗址”。周原是周人的发源地,周原遗址从汉代就开始有青铜器出土,号称青铜器之乡。在周原出土的青铜器之一——毛公鼎,其上铭文字数极多,是“晚清四大国宝”之一。

关于周原遗址的考古情况,老师分四个部分进行讲解。

第一部分为“初识周原”。雷兴山教授讲述了20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周原的考古进程,并说明这一进程是时断时续的。该阶段以1976年凤雏和召陈大型夯土建筑发掘为代表,是周原遗址大规模考古发掘的开始。考古作业中发掘出了大量的珍贵的青铜器、牛骨等。通过发掘出的牛骨,可以推测出,西周时期的畜牧业较为发达。

第二部分为“文化周原”。在这一部分中,雷兴山教授讲述了1999—2003年的周原考古工作,这一阶段的考古工作更多侧重在考古学文化上,其中的一个目标就是建立周原遗址的分期、谱系。而后,雷兴山教授介绍了考古发掘的基本方法:探方考古法,并介绍了在考古过程中发掘的墓葬及墓葬中的随葬青铜器,并由此引出了鼎的摆放方向性问题。雷兴山教授还介绍了考古发现的大型建筑,建筑上已经设有散水装置,同时还发现了作坊的遗址,出土了石玦,鼎范等。

当时在周原遗址中发现的多为高领袋足鬲,与已确定的西周文化早期最显著的特征——联裆鬲并不一致,于是在2003年,考古队走出周原,引出了第三部分内容——“围观周原”。

在“围观周原”这一部分,雷兴山教授介绍了周公庙遗址,并讲述了在这一考古阶段中发现了写有“周公”二字的甲骨文,并首次发现了“王季”(文王之父)名字的经历。在这次考古工作中,考古工作者还第一次发现了先周的陶范,并发掘出大量的建筑、以排水沟为代表的排水设施与先周晚期的空心砖。与此同时,雷兴山教授提出了大周原考古概念,并对此加以解释。

第四部分为“聚落周原”。雷兴山教授为我们介绍了周原聚落考古思想,由于姚家墓地被盗,考古工作者开始了对周原的进一步抢救保护。在这一阶段的考古工作中,工作者们发掘出了刻有“周”文的先周陶片。雷兴山教授还介绍了考古上周朝的分朝,提倡“聚邑成都,两系一体”的思想。同时,他也系统介绍了周朝的池渠系统。

到目前为止,依托多年发掘和研究建立的商州时期考古学文化谱系,以及墓葬、建筑基址、手工业作坊等各类型遗存的发现,周原遗址的历史地位得以奠定。

最后,老师讲述了何谓“周原梦”。雷兴山教授为我们展望了周原旅游项目。他认为,周原与旅游的结合,可以让更多的的人了解周原文化。同时,雷兴山教授呼吁所有人共同保护周原文化,做周原文化的保护者、传承者、传播者。

讲座结束后的自由提问环节,雷兴山教授细心地为两位提问者答疑解惑,最终在长久而热烈的掌声中,本次讲座圆满地落下了帷幕。历史文化学院和校内外百余名师生聆听了雷教授的演讲。

在本次“史评天下”讲座中,雷兴山教授用诙谐幽默的语言,结合自身的经历,为我们全面地介绍了周原考古研究的概念与发现。没有实物的历史是空洞的,没有历史的实物是苍白的,雷兴山教授的讲述使得同学们更加了解周原文化,借以考古学的视角,使同学们研究历史、学习新知的视野得到了拓展。

                                                      

                                                        (供稿人:单庆春;审核:彭勇、李羽谦、学术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