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科学研究 > 学术交流 > 正文

《蒋介石“越级指挥”再诠释——兼论抗战时期国民党军中的内在逻辑》讲座纪要

【发布日期:2019-06-24 | 点击数:

2019年6月23日下午,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史学名家”系列讲座第42讲由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特聘副研究员陈默主讲,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崔岷教授主持,华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赵峥博士和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助理研究员马思宇参与讨论。

微信图片_20190624144539.jpg

讲座伊始,陈老师即指出,虽然学界现有研究对于蒋介石的“越级指挥”基本持负面态度,但他认为这一问题依然有很大的讨论空间。蒋介石的“越级指挥”既与战时国民党军的组织形态关系匪浅,更涉及到抗战时期国民党军作战指挥和日常运行中的内在逻辑,乃至与这一时期国民党政权内部的权势转移有关。

微信图片_20190624144522.jpg

接着,他对国民党军的指挥系统和战时兵力调配的方式进行了介绍。国民党军设有一套标准指挥体系,由军委会通盘策划,军令部第一厅负责制定作战计划、起草作战命令并监督指导作战计划的实施,作战指挥由军令部发至各战区转发诸集团军,战区制定其具体作战计划,下达至各集团军、军、师。而战场的实时调度则更多存在于战区司令长官、集团军总司令甚至军长、师长与蒋介石的往来电话、密电和手令中。

微信图片_20190624144530.jpg

陈老师发现,国民党内的多数将领均对蒋介石的“越级指挥”腹诽不已,这类批评一定程度上左右了后世历史学家对于“越级指挥”的分析和评判。紧接着,他对蒋坚持使用“越级指挥”方式号令调遣军队的原因进行了剖析。

采用这种指挥方式固然与蒋的性格特质、成长经历、军事素养等主观因素密不可分,但更重要的是国民党军的组织形态构成了越级指挥的语境,这一点是理解“越级指挥”成因的关键。陈老师指出,抗战时期国军组织形态具有两面性。国军表面形成了一个由战区、集团军、军、师直至营、连的金字塔形多层级军队体系,其内核却是多个大小不一且互不统属的军事集团。军队系统架构上整齐划一,但其内部却门户分别。蒋介石只能直接控制中央军,对各地方军人手中军队的影响力则较为有限。

蒋的“越级指挥”即是对这种特殊的军事组织形态的适应。通过与畛域有别、关系较疏远的司令长官、总司令、军长等一对一联系,在实际操作层面反而有利于战情上传和命令下达。这种手段有效缓和了不同军事集团间的摩擦,“润滑”了运转不灵的指挥体系。其次,采用“越级指挥”亦是战时通讯手段差、可靠性低的一种技术选择。因此,陈老师将之视为一种正常指挥体系外的有效补充。

但是,陈老师也清楚地认识到,“越级指挥”并非一种理想的指挥方式,其时常面临失效的风险,只得干脆放权允其自由发挥。因为一个“点”(蒋介石)要独立同时面对战区、集团军甚至军、师多个“面”,其效率十分低下。

最后,他总结道:“越级指挥的本质是承认各军事集团的地位,维护其权益,并通过个人关系与之私下沟通。从静态来看,它相当程度上是中国传统政治中“羁縻“在现代军队中的延续。动态分析,则与战时中央与地方关系紧密相关。由于蒋介石的中央在抗战中一度限于弱势,面对地方军事集团的挑战往往只能隐忍和让步。因此,“羁縻”逻辑方能生生不息,潜滋暗长。

微信图片_20190624144535.jpg

讲座结束后,两位与谈人赵峥、马思宇也表达了自己对这一问题的看法。赵老师认为,我们不仅要看到蒋“越级指挥”的弊端,更要对传统军事指挥体系进行反思,还应追索中共军事体系中是否也存在“越级指挥”的现象,通过横向比较能更清晰地认识蒋“越级指挥”的实际效果。马老师对陈默从组织角度入手研究国民党军事问题表示认同,同时也指出,陈默所说的“越级指挥”更多的是蒋对各军事集团进行越级协调,我们还可以进一步研究蒋在军队作战过程中的“越级指挥”问题,从而对其有更为丰满的诠释。

最后的师生交流环节中,陈默老师对同学们的问题一一进行了详细解答。让我们对于蒋介石“越级指挥”这一老生常谈的问题有了全新体认,丰富了同学们对于抗战事、军事史的知识,赢得了到场师生的一致好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