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旧站入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快速搜索   
历史系七八级  
 历史系七八级
班级简介
班级动态
联系方式
您所在页面:【历史系七八级】班级简介

 

谨此借用历史系七八级毕业三十年纪念专集《回眸三十年》王元辅同学的征文 《三十年回首》作为本班的简介吧!

                    三十年回首 

                          王元辅


    敲打键盘开始写《三十年回首》,已无当年豪饮之勇的放牛娃和店小二——白发皓首的两老者,对镜相视,四目园瞪,傻笑着,那过去的三十年——不,那三十四年的一切,都如同被心浪拍击的浮莲,翻开了许多沉睡的梦。
    中央民族学院历史系七八级60名同学四年相依相伴的所有既往,农场割稻,西山捉鳅;操场竞技,教室苦读;论战红脸,较劲暗流;罢课分歧,竞选风云;论文煎熬,编书苦楚;漓江泛舟,苗寨风流……所有的过去,包括还能拾捡起的丁点细节,皆成为而今愉悦的回忆了。
    毕业三十年,进入这个五彩缤纷、纷繁复杂的社会,置身其中滚打,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也走马灯似地结识了不少朋友。而今回首,时时能想起者,大多数还是大学四年的同窗同学。
这不,我现在面对着的59位同学的面容举止,如幻灯片似地在我眼前走过:
    一脸严肃却出语让人捧腹的草原狼晓克,天天灿如春花的大禹,常常秀出大卫般健美胸肌还曾混入校蓝球队的小勇,美丽得让所有男生垂涎的阿提,一口玉米棒子味的长者聂志本,如狮吼般唱响走西口的和詟、张朵,让民院美女们夜思梦想的帅小弟小保,异常聪慧的侄儿辈小孩黄成贤、张权武、方素梅、金黎燕、吐娜,小名小胖其实并不怎么胖的钟健英,一脸总褪不尽在显示青春活力痘痘的钟昌瑞,酷爱军事的傣族小伙屈在祥和在宿舍里都能做出一手好菜的苗族男子周勇,无非就一漂亮希伯族女孩的吴非,自称一号大吹却没被公认的韩义义,老诚稳重的赵一兵,原先一副红卫兵样后来却突然转身为惊艳美女的李红爱,少语厚道的藏族老大哥赵锋,年纪不大却常摆出学者样的郭长生,整日里吟风弄月也常写出几句好诗的王葵,留着八字胡挺着大油肚却能在球场上电闪雷驰的陶德,爱独树一帜而常引发激烈争论的张勇,对古文颇有研究的智者杨思久,几年里还真尽心尽力了的班长施正华,四年间如黄牛般勤勤恳恳为大家服务的卢敏飞,长着一张异样小白脸的藏族小伙国庆,拿了许多田径冠军奖牌在蓝球场叱咤风云还在融水边无伴奏跳了几十个民族舞蹈的老岭,才华横溢帅气凌人的石毅明,一入校就博士样学究的老奇,把《草原之夜》唱演得如醉如痴的格根托娅,在农场无人匹敌的割稻能手和一嘴京油子的马强,在民院百分之六七十以上师生支持下凭着自己的才华和勇气当了一把人大代表的罗维庆,一进校就惹了事迫使全班罢课的彝族汉子王思哈,老丢杨作旭,七八级高考状元和少年奇才周怀春,爱赤脚打羽手球的黎族姑娘周杰晶,藏在深闺一脸斯文秀气的孔玲,文艺大才岗虎,有点娇情却有专业女高音水准的歌唱家萨支辉,天才舞蹈家若娴,球场奔手孟和、志方,比较胖却是蓝球场风云人物的罗岗,好管家马报,女孩般腼腆的张嘉生,有格格气质的满族女生吴渠蕊,藏而不露的大家闺秀伊丽娜,言语略有口吃却享盛名的歌唱家江世震,真正用心读书的维族学者托合提,学贯中西满腹经纶的伍朝宁,默默无声却颇有才智的郭维利。
    我的同学们,我的小弟弟小妹妹们,请原谅我穷尽所能,也无法将你们所富有的智慧、才华、美德勾画出哪怕一个轮廓,可我真的很爱你们——用我守望在山野的那颗放牛娃的心!
    我还没写到四位同学——覃举林、力扎木、李存福、熙蒙。其实打开电脑之初我就想到了他们,可我的心因想到他们而异常沉重。更让人伤感的是,此时,我隅居的“城中村舍”窗外,秋菊盛开中,秋雨绵绵,我回忆起上中学时曾背诵过的那首诗,“秋风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已觉秋窗秋不尽,哪堪秋雨助凄凉。”想起他们,这种凄凉袭遍全身,透心彻骨。全班毕业三十年重聚在即,好想你们呀,四位先期去了那个世界的同窗!
    覃举林,能写一手好字好文章的壮族才子,回忆起全班为罗维庆竞选人大代表加油的那些日子,有一篇急需的文章交给覃举林写,他几乎没有迟疑就应承下了。大约两个小时后,一篇堪称上品书法的好文章就写成了。全文已经记不得写了什么,可有一句话却让我印象深刻——“莘莘学子,担当重义,其心可鉴,其志可铭”。毕业后他回到了家乡广西河池,和我一样从事党史工作,其间还曾有过书信联系,记得是他答应过我还是我答应过他,找个机会见个面——我们之间的距离实际并不远。不曾想到,不久就听到他走了的消息——这不远的空间瞬间就拉长到了阴阳相隔。泪蒙眼帘,我不忍再写下去了,安息吧,覃举林! 
    尼扎木,可以说是让我第一个了解维吾尔族男人聪明、智慧、大气和诙谐的人。我们的宿舍老头屋与他们的宿舍两门相对,每次卫生检查他们都是全楼第一。让我不解的是,他们那屋的这帮人,伍朝宁,屈再祥,岗虎,江世震,王葵,周勇,除开尼扎木,看上去都不是那种讲究卫生的种,何以得此殊荣?直至今年夏天偕老伴去泰国普吉岛屈再祥那里,印度洋海风吹拂中,我和再祥回忆起力扎木,他才告诉我,尼扎木当年如何身体力行,俯身用抹布擦地,营造了他们宿舍的清新之风。尼扎木毕业回疆后分到自治区党校,听说也春风得意,事业也将有成。不幸的是,这么一位优秀的维吾尔族青年,却英才早逝,因公出差发生车祸不幸去世。2008年我去了新疆,站在天山下,望着茫茫大漠,我眼前浮现出的是渐行渐远的同窗尼扎木——他应该是不朽的。
    四年大学,我与李存福一直同桌,毕业前实习时又一起去了融水元宝山——现存的一张山中照片上他那典型的土族园脸还露着傻呼呼的笑容。那时大家都很穷,他家里更穷——四年间我几乎没见过他换过一件新衣服。毕业后他回到青海进入省社科院,彼此几乎没什么联系了。记不清是96年还是97年,他到了昆明,送给我一袋蚕豆,并且怯生生地告诉我说,原以为蚕豆是青海的特产,不想火车进入云南,只见遍野蚕豆花开,真想把它扔出窗外了。我捧着那滚园的蚕豆对他说,这每一粒蚕豆里,都注满了你的情呀——你绝不能那么想的。那晚,我们都喝醉了,他一人竟然喝了一瓶。豪饮中他哭了,告诉我说,此行是来和我这个老哥告别的。他说,妻子是东北人,很看不起他农村里的父母和经常进城到他们家落脚的穷亲戚,争吵是家常便饭了。我醉中苦心劝慰他说,过不下去就分手,百步之内,必有芳草,除此女人,何患无妻?劝他放弃那种走绝路的念头。可他舍弃不了自己的女儿,回去后好象也没离婚。一年后去北京开会,偶遇青海社科院一人,问及李存福,说前不久在火车站附近的出租房中,被人施以有毒饮料身亡。呜呼!同桌的李存福,与世无争的李存福,竟遭此毒手,能不让同窗们泣泪感叹万千吗?
    说到今年1月去世的熙蒙,我真的有太多的话想说。不过,还是把他去世次日我代表全班同学写的《好人熙蒙》一文照录在此吧。
    熙蒙走了,一个顶好的好人走了,散落在东海西原、塞北南疆的五十多名同窗惊闻噩耗后,无不悲痛万分。
想当年京城求学,你从青海高原的一名工人转身为大学生,四年间,你惜日如年,孜孜不倦,终成饱学之士,却谦恭如北京街巷端坐门槛聊天的普通市民。你一生好奇如童,慈心似佛,举止善待万物,慧眼看世事人间。尊师长,友同学,用你纯真的善与美,赢得每一个与你相识者的尊崇,也因此你获得了可圈可点的爱情,垒筑起隐于京城丛林般高楼间那个极不起眼却温馨无比的家。
毕业已近三十载,花落化为千粒籽,六十名同窗各自东西南北,奔事业,建家庭,育子女,彼此音讯虽时断时续,但大家都忘不了那整个脸正黄旗血统、一口儿京腔的满族好人熙蒙。相约在2012年,相约在昆明,民院历史系七八级将在毕业三十年后重聚。在京的同学去看望你那一天,不是都说好了吗?热烈的拥抱将在见面的那一刻,知心的话儿都留待那时倾诉。可如今,熙蒙你却先走了,走得那么从容,却走得那么急急匆匆,让同窗好友们怎地思念?怎地不泪如泉涌?同窗熙蒙,好人熙蒙,一路走好吧!你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走笔到此,思绪万千,文思泉涌,但还是打住吧。死者长已也,生者弥珍重!

学校主页 |  民大教务处 |  教务系统 |  校园信息门户 |  网络教学平台 |  民大图书馆 |  民族博物馆 |  学生工作网 |  就业信息网 |  民大新闻网 |  研究生院 |  校友网
2010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文华楼13层(西)  邮政编码:10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