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旧站入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快速搜索   
学院公告: 今天是:  
《不可盲目轻信原始史料——拜占庭研究中的一点心得》讲座纪要
编辑:历史文化学院    已读:122次    发布日期:2018-11-8

2018年11月5日下午,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史学名家”系列讲座在文华楼西区1327会议室举行。此次讲座由南开大学历史学院陈志强教授主讲,题目是《不可盲目轻信原始史料——拜占庭研究中的一点心得》。讲座由历史文化学院崔丽娜副教授主持。

讲座伊始,陈志强教授介绍了本次讲座的主要内容。陈志强教授指出,历史研究需要依据大量的原始文献,原始文献是否可靠便成为研究者首先关注的问题。本次讲座将通过“拜占庭帝国末代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之死”这一案例,说明不可盲目轻信原始史料。讲座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陈志强教授简要讲述了拜占庭帝国末代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失踪的背景以及围绕皇帝失踪出现过的一些推测。大致分为三种:一是“英勇战死说”:皇帝率数千将士英勇奋战在城头,最终战死,为国捐躯;二是“仓皇逃亡说”:皇帝在最后关头脱离战场,死于乱军之中;三是“苟且偷生说”:皇帝在首都沦陷后苟且偷生,乘船潜逃,客死他乡。

第二部分,陈志强教授展示了“英勇战死说”这类正面记载的史料依据,并对其进行了分析。这一部分原始史料主要有三种,分别为幸存者斯弗兰齐斯、幸存者杜卡斯以及当时的作家劳尼库斯的记载,他们都正面描写了末代皇帝的“英勇无畏”。然而,几个幸存者对于皇帝最后时刻的记述都不相同,可见他们都不是皇帝最后时刻的“在场人”,因而无法准确描述皇帝最后的表现。此外,对末代皇帝正面描述的原始记载都出自拜占庭作家,几乎找不到非希腊人的作品。作为末世文人,他们歌颂皇帝的用意不仅在于怀念已经逝去的帝国和末代皇帝,还在于保留一份中古帝国的传统和希腊人的自豪,为后代复兴民族文化提供基础。他们的记述都属于推测,因而不可轻信。

第三部分,陈志强教授讲述了对末代皇帝之死进行负面揣测的史料依据。有关君士坦丁堡战役的原始材料除了拜占庭幸存者的记载,还有拉丁幸存者的叙述,他们都不约而同地留下了明显带有偏见的记载。如任西曼说皇帝“脱掉紫袍”、“丧失希望”、“随着逃亡人流而去”,分明是一个大难临头时仓皇逃命的人。陈志强教授对这些史料进行了细致的分析。这些拉丁人援兵,无不鄙视拜占庭希腊人,也对拜占庭帝国的末代皇帝充满偏见,刻意贬低。保存在梵蒂冈档案馆中的信件,字里行间透露出他们对拜占庭人的厌恶,指责希腊人懦弱胆怯,那个皇帝任何时候都“稀里糊涂不知如何是好”,而且动辄便“绝望痛哭”,毫无“男人气”。可见,拉丁史料也不足为凭,在解读中也需要我们谨慎对待。

最后,陈志强教授综合各方史料客观分析了“君士坦丁十一世之死”,并对此研究例证中所反映的原始史料的局限性进行了总结。根据现有君士坦丁堡战役幸存者的记载看,没有任何幸存者看到过末代皇帝在最后时刻的表现,拜占庭原始史料中对皇帝吹捧和拉丁史料中对皇帝贬损的记载都没有提供“真实”可靠的信息。在诸多说法中,“不知所踪说”可能最真实地反映了城破时兵荒马乱的事实,是最客观的说法。通过这一研究案例,陈志强教授着重指出,原始文献并不一定能够反映真实的历史状况,在运用原始史料之时,要充分注意到原始史料所具有的局限性:一、客观局限性,即现存原始史料的不足;二、主观局限性,即记载者自身的思想倾向严重影响着史料的客观性;三、原始史料留存过程中的局限性。因此,我们在研究中要对原始文献的可靠性进行认真鉴别,始终抱着不可全信的态度,尽量排除其“不可靠”的因素。

讲述结束后,针对同学们提出的相关问题,陈志强教授利用他广博的知识进行了耐心的解答。通过此次讲座,同学们不仅认识到要谨慎对待原始史料,更学到了拜占庭历史和文化方面的很多知识,受益匪浅。


学校主页 |  民大教务处 |  教务系统 |  校园信息门户 |  网络教学平台 |  民大图书馆 |  民族博物馆 |  学生工作网 |  就业信息网 |  民大新闻网 |  研究生院 |  校友网
2010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文华楼13层(西)  邮政编码:10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