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旧站入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快速搜索   
学院公告: 今天是:  
克特西亚斯《波斯志》的“东方主义”及其历史渊源讲座通讯
编辑:历史文化学院    已读:104次    发布日期:2018-10-12

10月10日晚,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史学名家”系列讲座第18讲在文华楼西区1327会议室举行。此次讲座的主讲人是英国爱丁堡大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古代中世纪史研究室副研究员吕厚量老师,讲座题目为“克特西亚斯《波斯志》的‘东方主义’及其历史渊源”。讲座由历史文化学院崔丽娜老师主持。

讲座伊始,吕厚量老师首先介绍了本次讲座的基本内容,大体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为20世纪以来的克特西亚斯学术批判史;第二部分为克特西亚斯之“东方主义”辨析;第三部分为《波斯志》文学传统的源头;第四部分为克特西亚斯与波斯志体裁的历史地位。其中第一、第二部分为本次讲座的重点内容。

第一部分吕老师首先介绍了克特西亚斯的生平。克特西亚斯生活于公元前5—前4世纪,主要代表作有《波斯志》、《印度志》,尽管其著作已经散佚,但仍可见普鲁塔克、迪奥鲁斯等50余位古代作家的著作及文章中。接着吕老师着重讲述了20世纪以来,学术界批判克特西亚斯三种观点:首先,以雅格比、莫米利亚诺为代表的史家,批判其治史能力欠缺;第二,以比格伍德、德鲁兹为首的史家,批判其史料乏善可陈,德鲁兹甚至说《波斯志》的信息来源不过是宫廷伙夫们的谈资而已”;第三,也是此次讲座关系最为紧密的一点,即有些史学家批判克特西亚斯是东方主义的始作俑者。在这里,吕老师引用了魏登伯格对克特西亚斯《波斯志》的评价:“克特西亚斯主观建构出来的东方世界构成了在政治上与希腊对立、在文化上劣于希腊的“他者”,成为西方思想文化史上东方主义传统的源头

讲座的第二部分为克特西亚斯之“东方主义”辨析。吕老师首先介绍了传统西方学者对于克特西亚斯东方主义内涵的看法他们认为,克特西亚斯通过描述一个性别角色倒置、家事国事不分的病态波斯史,塑造一个在政治上与希腊对立、在文化上劣于希腊的“他者”,克特西亚斯之所以如此描绘波斯,是因为其自身带有贬低、仇视东方的主观感情色彩。但是事实真的如此吗?吕老师通过对史料的细致分析表达了他的观点。针对《波斯志》中性别倒置的现象,吕老师指出,尽管在书中的确有关于塞米拉米斯、帕萨吕提斯等人负面的描写,但是后代史家在运用这些材料时,将这些个人的负面行为夸大为整体行为,这是不妥当的。就全文而言,《波斯志》中关于东方君主的形象多是贤明、宽仁的,即使是帕吕萨提斯这种暴君,文中仍不乏对其正面的描写。因此,对克特西亚斯为“东方主义”始作俑者的“控”是不成立的。克特西亚斯“东方主义”实质是一种独具特色的波斯志历史叙述模式。其特点有三:第一,以个人为中心组织史料;第二,修辞性渲染与戏剧性场景占有很大比重;第三,以脸谱化手法处理历史人物的功绩与污点。

第三部分吕老师分析了《波斯志》文学传统的源头。他指出,《波斯志》所承袭的是希腊古风、古典时代的文学传统,关于争议较大的性别倒置手法,其实早在荷马、埃斯库罗斯、阿里斯托芬等人的作品中便可到。关于君主的劝恶扬善,亦可见诸于赫西俄德、希罗多德、色诺芬等的著作中。

最后吕老师总结了克特西亚斯《波斯志》的历史地位。吕老师指出,克特西亚斯的《波斯志》是一种独立于阿提卡传统之外的希腊语世界波斯史叙述模式。就其影响力而言,首先这是一部关于古代东方世界的权威著作,并对后世知识精英的东方观起了塑造作用;其次,尽管将其贴上“东方主义”的标签并不公允,但是其对后世东方主义观念却有着深刻影响;再者,作为史料而言,尽管有局限性,但对古代东方研究尤其是波斯的研究具有不可替代性;最后,克特西亚斯为其后继者奠定了开始于亚述开国君主尼努斯终于阿黑门尼德王朝的完整东方历史叙述体系的基础。

吕老师讲述结束后,又对同学们提出的一些有关口述史学、思想史的问题进行了解答。最后,崔丽娜老师对此次讲座做了总结崔老师指出,这次讲座展示了古希腊及古代东方史研究的一种新视角。另一方面,吕老师通过讲座所展示出来的治学的严谨以及对史料的解析方法本科生、研究生日后的论文写作及学术研究都有示范作用。

历史文化学院的本科生、研究生、及部分校内外人员参加了此次讲座。

an>

学校主页 |  民大教务处 |  教务系统 |  校园信息门户 |  网络教学平台 |  民大图书馆 |  民族博物馆 |  学生工作网 |  就业信息网 |  民大新闻网 |  研究生院 |  校友网
2010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文华楼13层(西)  邮政编码:10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