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旧站入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快速搜索   
学院公告: 今天是:  
《皇太极之皇权——从察哈尔、朝鲜的角度分析》讲座纪要
编辑:历史文化学院    已读:122次    发布日期:2018-6-6

2018529日(周二)19点到21点,作为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史学名家”系列讲座的第10讲,日本著名满学清史专家、现任吉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的楠木贤道先生应邀作客我院,在文化楼东区1106教室做了题为《皇太极之皇权——从察哈尔、朝鲜的角度分析》的精彩讲座。本次讲座由我院赵令志教授主持,全体2017级中国史硕士研究生、部分本科生、以及对该问题感兴趣的师生参加了本次讲座。

众所周知,1626年皇太极继承其父努尔哈赤,即满洲国汗位(对外称金国,对内称满洲国),而在1636年,他又即大清皇帝位。楠木先生就这一基本史实提出了疑问,皇太极的帝位统绪从何而来,其皇权的权威又何以得到巩固,这便是本次讲座所探讨的中心议题。大陆史学界以往基本是以中华的视野去分析,而楠木先生所带来的日本学界的研究则是从北族王朝的角度去看待,通过皇太极即大清皇帝位与察哈尔部、朝鲜王朝的关系阐明其时皇太极是如何继承皇权的。

讲座伊始,楠木先生指出,根据日本学者对努尔哈赤嫡室以及爱新觉罗家族的研究,满蒙联盟渊源已久,早在建州与具有蒙古贵族血统的叶赫部进行错综复杂的通婚便已展开,到了天命十一年(1626年),努尔哈赤又与科尔沁部部长奥巴缔结攻守同盟,共同对抗察哈尔部的林丹汗。皇太极继承汗位后,进一步巩固与科尔沁的关系,并且与其左翼中旗首领莽古斯家族联姻。因此,在满洲政权中,具有十分突出的蒙古因素,这就为后来皇太极继承大元帝统埋下了伏笔。

接着楠木先生分五方面内容介绍了日本学界的观点:其一,藏传佛教的影响。蒙元嫡裔林丹汗信奉藏传佛教萨迦派,他曾建寺供奉萨迦派八思巴为忽必烈铸造的“玛哈嘎拉”像(俗称“大黑天”)。1634年林丹汗西迁病逝,皇太极派兵收拢察哈尔部众,四年之后得到了“玛哈嘎拉”,遂于1638年在沈阳修建实胜寺安置此像。此事件体现了皇太极在战胜林丹汗后继承了元朝的遗产,而其自身正统性则是作为藏传佛教的保护者而持有的;其二,“制诰之宝”的由来。1634年林丹汗病逝后,其妻苏泰太后和遗子额哲率部归附,向皇太极奉献被元顺帝带至大漠的“制诰之宝”(即传国玉玺),皇太极遂以此为“一统万年之瑞”,即大清皇帝位;其三,称号问题。楠木先生指出,“皇太极”并非其实名,据《李朝实录》、《山海记闻》等史籍记载,其本名应为“黑环”或“喝竿”,此是蒙古语名字。而其他主要宗室王公,亦具有“达尔汉巴图鲁”、“墨尔根代青”等蒙古语来源的称号,这说明皇太极治下的满洲政权具有比较浓郁的蒙古风格。另外,楠木先生还谈到了皇太极改国号为大清的政治文化内涵。对于中原汉人而言,大明的“明”为火德,大清的“清”则为水德,按照传统的五德终始说,水德克火德,则大清便要取代大明。对于蒙古人而言,“大清”在蒙文中的意思是坚固、勇敢、勇士,大清国则为坚固勇武的国家。可见,皇太极选定国号时在吸收汉文化的同时亦充分考虑了蒙古文化的因素;其四,“amba doro”之意蕴。1634年林丹汗去世后,皇太极收拢察哈尔部民,满洲国内的汉臣便建议其接收amba doro之事。amba doro在汉文中可译为“大政、大道、大礼、大统”的意思。楠木先生认为,在当时的语境中,“接受amba doro”的意思极有可能是“继承大元的皇权”;其五,即位与册封。1636年皇太极称帝,典礼之上有宗室镶白旗和硕贝勒多尔衮呈满文表文、科尔沁部长土谢土济农巴达礼呈蒙文表文、归降汉人都元帅孔有德呈汉文表文,推戴皇太极践祚。不久,皇太极先后册封满洲宗室、外藩蒙古领袖以及归降的孔、耿、尚三汉将,其中被封为和硕亲王的蒙古贵族分别代表了察哈尔残部、满洲的盟友科尔沁部以及皇太极的中宫皇后家族科尔沁左翼中旗三大势力。这说明了皇太极通过击败察哈尔部继承了大元皇帝身上所具有的中华统治者(元朝曾入主内地,退居大漠后亦称“北元”)和北族大汗双重属性的皇权。其六,朝鲜王朝的回应。称帝之前,皇太极曾派满洲、蒙古使者告知曾约为兄弟之国的朝鲜王朝,宣称金国已经打败蒙元后裔察哈尔部,并获玉玺,希望李朝遣使入贺。但李朝表示自己是“大明陪臣”,不肯向金国屈服,其使臣在即位典礼上亦拒绝下拜,从而引发了“丙子之役”。楠木先生认为,这些记载证明皇太极是向朝鲜王朝表示自身继承的是蒙元的皇权,他也许具有一个设想,即与李朝建立历史上大元皇帝和高丽王或沈王那样的关系。当然,最终他未能如愿,遂用军事手段逼使朝鲜向大清称臣。

接下来,楠木老师又谈到早在日本江户时代,便有一些知识分子探讨清朝皇权的来源问题。18世纪有幕府儒臣荻生北溪利用康熙本《大清会典》等汉文制度资料研究清朝,著有《关于明清异同料简书》一文,阐述了清朝保持北方民族特质的制度创设及其利用满蒙联盟以威服汉人的统治之术,这些观点为当今欧立德等新清史学者所继承。19世纪初叶,又有学者安部龙平利用流入日本的康熙本《清三朝实录》进行研究,探讨藏传佛教和清朝皇权的关系,其中谈到了“玛哈嘎拉”像事件对皇太极称帝的意义所在。由此可见,在江户时期,虽然日本知识分子并不知道察哈尔汗国的存在,但他们已经认为皇太极的清朝皇权是继承自忽必烈的大元皇权。

讲座结束后,赵令志教授进行了精彩的点评,并结合研究清史的体会,给在座同学们许多启发:其一,研究清史需要拓宽视角,但是也不要片面否认满洲统治具有的中华文化因素。诚然,清朝作为北族政权,继承了元朝的统绪,但是另一方面,其亦继承了中华的统绪,入关后清廷大量继承明朝政制、礼制可为明证。美国新清史研究者的观点深受日本学界的影响,但是其过分强调满洲统治的边疆民族特性,赵老师认为并不可取;其二,加强语言学习。赵老师指出,日本学者的优势在于语言功底好,正是因为掌握了多门语言,他们才能综合利用满文、蒙文、汉文等史料进行研究,从而将问题做透。因此,老师鼓励同学们积极学习语言,作为历史研究尤其是中国民族史研究的一把重要钥匙。互动环节中,楠木先生一一细心解答了同学们提出的问题。他还强调我们要去搜求一手资料进行研究,例如《满文原档》、康熙本《清三朝实录》等,因为后世的史籍,往往遭到篡改,这些较早的资料,却保存了历史事实的原貌。诚然,报告中楠木先生所体现的日本学者扎实的史料功底亦为年轻后辈们所叹服。整场讲座听下来,同学们增长了历史知识,也拓宽了学术视野,大家都如沐春风,收获颇多。

an>

学校主页 |  民大教务处 |  教务系统 |  校园信息门户 |  网络教学平台 |  民大图书馆 |  民族博物馆 |  学生工作网 |  就业信息网 |  民大新闻网 |  研究生院 |  校友网
2010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文华楼13层(西)  邮政编码:10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