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旧站入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快速搜索   
学院公告: 今天是:  
民初“刺宋案”略谈——尚小明教授带你探索背后悬疑
编辑:历史文化学院    已读:232次    发布日期:2017-6-14

2017年6月10日下午3点整,在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崔岷老师的热情邀请下,北京大学历史系的尚小明教授莅临民大,给我校同学带来了一场引人入胜的精彩讲座。在讲座开始半小时前,文化楼东区1106教室就已经坐满了慕名而来的同学。民初“刺宋案”是广大学子耳熟能详的历史事件,而袁世凯为幕后黑手更是史学界多年的共识。但尚小明教授却为我们剥茧抽丝,揭示出“刺宋案”背后埋没许久的历史真相。

1913年3月20日,宋教仁在上海沪宁车站遇刺。这场刺杀在当时震惊全国,成为“二次革命”的导火索进而在历史上有着重大的影响。一百多年来袁世凯一直被认为是幕后黑手。但在今天,尚小明老师结合大量的史料进行考证分析,得出了不同的结论。讲座伊始,尚老师先介绍了“刺宋案”的涉案人物和基本情况以及当时的大事记,以便同学对案情有一个基本的了解。他强调,要破解“刺宋案”须牢记两原则一思路。两原则中一是立足于原始证据考察案情。此案的核心证据有两个:①《前农林总长宋教仁被刺案内应夔丞家攫获函电文件检查报告》(53件)这一部分史料是在当时“刺宋案”的五位涉案人员(袁世凯、赵秉钧,洪述祖、应夔丞、武士英)中应夔丞的家中搜出来的被认为与宋案有关的证据,在当时的报纸上均有刊登。②共进会档案。另一部分被认为与此案无关的材料则被收入共进会档案之中,因为应夔丞当时是共进会的会长。尚老师表示当时人们凭主观判断觉得这些材料与此案无关,但一百多年后的今天,我们从新研究这段历史时就要对这些史料高度重视。原则二是紧密结合民初政情分析案情。“刺宋案”发生时正值临时政府向正式政府过渡时期。这就意味着着总统、总理、内阁、国会、宪法都有可能随之改变,权力将被重新分配。政治形势可谓风起云涌,错综复杂。而一条思路指的是“宋案”不等同于“刺宋案”。后者只是前者的一个方面。因为“宋案”是由收抚共进会,调查欢迎国会团、操弄“宪法起草”、构陷“孙黄宋”、低价购买公债、刺杀宋教仁等多个环节次第演进而成的复杂案件。只关注后面这个环节就会遗漏很多方面。理解了前面对付国民党的各种手段的环节,就会理解后面的“刺宋案”。

尚小明老师列出一份非常重要的史料。他指出看懂了这份史料就可解决一半的问题,经过对这份应夔丞意欲寄往各报馆的信的仔细分析,会发现很多里面暗藏的玄机。首先,文中对宋教仁、梁启超、孙中山、袁世凯、黎元洪、张季直、赵秉钧、黄克强、汪荣宝、李烈均、朱介人等人进行了口诛笔伐。涉及人物众多,意欲混淆视听。但今日看来,应夔丞还有别的目的,那就是嫁祸程德全和陈其美。有一些人就上了当,包括梁启超。时至今日依然有信此说法者。其次,对文中出现的人物陪审员薛圣渡,代理主席,副法官叶义衡进行了考证,证明了圣渡取自应夔丞祖父的名,叶为其母姓,义衡为其原名。案件中这么了解自家情况的人非应夔丞自己莫属了。说明这些信的确为应夔丞自己所写。再者,文中出现的是代理主席、副法官判决宋教仁死刑,那么主席,法官其人就是主谋。最后,既然判决是由文中所谓京江第一法庭做出的,那说明主谋在北京。

第二个谈到的人物是洪述祖。通过他与应夔丞联系的电报中可以看到,两人就刺宋一事进行了一番讨价还价。材料中出现燬宋酬勋位“若不去宀木(宋)”、“债票特别准”等关键字眼,表明应夔丞希望以很低的折扣买到大批债券作为刺宋的报酬,但洪述祖以难办为由要求改酬勋位,最后还是满足了前者的要求。

下面,我们进入“刺宋案”最关键的环节,洪述祖的刺杀行动是不是赵秉钧和袁世凯指使的?尚小明教授先梳理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一方面,洪述祖与袁世凯之间的关系是极为密切的。早在甲午中日战争时期,两人就已经建立起亲密关系,而且洪述祖在鼎革时更是“共和功臣”。作为内务部的秘书,洪述祖却可以时常来往于总统府。甚至当时流传袁世凯娶了洪述祖的妹妹,虽说是无稽之谈,但从谣言本身的广泛流传就足以说明洪袁关系的亲密程度。另一方面,让人感到十分惊讶的是洪述祖与赵秉钧的关系并不密切。虽然鼎革前洪赵关系很好,但之后却是渐行渐远。洪述祖作为赵秉钧的秘书却非后者的私人。洪述祖仗着袁世凯的宠信在部里揽权舞弊为同僚所不容,经常无故不上班,动辄回天津家中。综合他们之间的关系来分析,尚老师揭晓了问题的答案,即赵秉钧与“刺宋案”毫无关系,而袁世凯与“刺宋案”无直接关系。

这个与前人截然不同的结论是如何得出的呢?先从赵秉钧方面说起,第一、从证据上看,赵对刺宋的计划毫不知情。依照赵洪之间的关系,洪述祖不可能将“刺宋”的计划告诉赵秉钧,而赵也不可能从袁世凯处获知“刺宋”计划。第二、从政情方面来看,赵秉钧为“长保”权位杀宋教仁是伪命题。首先,没有证据表明赵秉钧反对政党内阁,而建立政党内阁对赵秉钧而言也不是威胁,而是机会。毕竟他是当时南北双方都能接受的一个人选。其次,“刺宋案”发生在于临时政府卸任之前,不论宋教仁被刺与否,赵秉钧都将卸任国务总理。再者,赵秉钧对正式总理并无觊觎之心,而袁世凯心目中正式政府总理最合适的人选也非赵秉钧。最后,国务总理一职由谁来担任也非赵秉钧个人所能决定。综上所述,赵秉钧与“刺宋”一案毫无干系是成立的。

那么袁世凯与“刺宋案”无直接关系是否也有足够的论据加以支撑呢?同样,先从证据方面来看,“杀宋”起意于洪述祖,与袁世凯无关。而以前被用来作为主要证据的材料“燬宋者酬勋位”(只有袁世凯有资格授勋位)只是洪述祖假中央名义以“虚名”收买应夔丞刺杀宋教仁。同样,“债票特别准”也是洪以“实利”收买应刺宋。以袁世凯的权势地位,债票也好,勋位也罢,只须一个指示,无须和应夔丞讨价还价,先是以难办推脱后来又勉强答应。再从政情上看,第一、当时袁世凯的头等大事是竞选正式大总统,宋教仁既非竞选对手,又非竞选障碍。第二、国民党更未决定推举宋教仁组阁,所以宋对于袁非现实威胁。第三、实行政党内阁是国民党的主张,杀一人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袁世凯与国民党的政见分歧。第四、袁世凯可以操纵其他党在国会内与国民党对峙,乃至争夺组阁权,从而为竞选正式大总统做好准备。第五、袁世凯可以从宪法草拟入手,设法制定一部总统制宪法,从而彻底解决政体问题。

既然结论是“刺宋案”与赵秉钧毫无关系,与袁世凯没有直接关系,只是洪述祖自作主张,收买应夔丞,使其指使凶手武士英刺杀了宋教仁,那么使人不得不心生疑惑,洪述祖为什么要这么做?赵秉钧为何不出庭自辩以证清白?袁世凯为何不采取措施为自己洗清嫌疑?尚老师解释道洪述祖的犯罪动机出于以下三点,一、迎合袁世凯对付国民党的心理。二、改变自身状况,获取私利。三、政治主张分歧。根据史料得出洪述祖反对党派政治。认为其糟糕至极。至于赵秉钧南下出庭自辩之事,非是其不愿为,实是不能为。袁世凯阻挠赵秉钧出庭,并暗中将洪述祖放走。这一系列行为使当时人更加怀疑其为“刺宋案”幕后黑手。至于在场听讲座的学生提问表示袁世凯为何做出这般加重自身嫌疑的事情时,尚老师表示在“刺宋案”发生后袁世凯的地位受到很大冲击,为其获得总统之位带来很大变数。一旦赵秉钧出庭自辩,会将“宋案”中打击国民党的一系列极不光彩手段公之于众。况且袁世凯已经有了一系列的应对手段来打击国民党,这从之后的历史中“二次革命”的迅速失败中得到证明。

讲座在进行了两个小时后圆满结束。尚老师在讲座最后和在座同学进行了积极的互动,耐心细致的解答了同学们的问题,分享了自己治学的经验。崔岷老师做了最后的总结发言。参加的同学私下纷纷表示收益颇多,为尚老师严谨的逻辑和私下大量的史料考证努力所折服。如果想了解关于“刺宋案”更详细的内容,可以关注尚小明教授有关此问题的新书出版情况。相信会给你的史学研究带来诸多帮助。


学校主页 |  民大教务处 |  教务系统 |  校园信息门户 |  网络教学平台 |  民大图书馆 |  民族博物馆 |  学生工作网 |  就业信息网 |  民大新闻网 |  研究生院 |  校友网
2010版权所有©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文华楼13层(西)  邮政编码:100081